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这几天,有这样一条消息被铺天盖地的刷屏,9月26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以下简称《规划》)中提出,“切实加强乡村医生队伍建设,支持并推动乡村医生申请执业(助理)医师资格”。各大基层医疗类的自媒体账号竞相转载,村医群体广泛议论。
大家对于《规划》中提出“申请”的这个措辞,产生了无限的遐想,并且有了多种猜测。有的人猜测“可能降低村医参加执业(助理)医师的门槛”,有的人猜测“村医以后直接申请执业(助理)医师,不用考试了”。对此,笔者真的不敢苟同。
这句话出自《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那么,他不是专门针对于“卫生口”提出的,所以跳出卫生口,站在其他的维度看起来,有关村医不用考试就可以申请成为执业(助理)医师,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论据一:先了解下村医的身份的前世今生
村医的前世
1965年6月26日,卫生部长钱信忠向毛泽东汇报工作,当时中国有140多万名卫生技术人员,高级医务人员80%在城市,其中70%在大城市,20%在县城,只有10%在农村。毛泽东知悉了这样一组数字后,十分不满意,于是有了著名的“六二六”指示,毛泽东主席批评当时的卫生部是“城市老爷卫生部”。
现在被广泛提及的“赤脚医生”这个名字,就是从那时候来的。“赤脚医生”真的不是一个贬义词,而是一个和现在“CEO”一样的专有名称。当时,《赤脚医生手册》成为每位村医的“红宝书”。后来听说,《赤脚医生手册》发行量仅次于《毛泽东选集》,先后被翻译的文字达50多种在全世界发行。据说到今天欧美国家的书店里,还可以找到英文版本的《赤脚医生手册》。
那个时候,村医就已经被打上了“半农半医”的标签。
村医的今生
中国改革开放的40年,是中国农民价值观念大变革的40年,也是村医迷失的40年。这一代的村医,没有赶上中国经济红利期的利好,反而因为中国经济高速发展而受挫。眼见村里他人起高楼,眼见村办教师完成了身份转化,眼见公共卫生任务越来越重,眼见村里的人越来越少。
尤其以2009年“新医改元年”。犹记当时,基本上和村医聊起来,都是满心的抱怨。2015年《关于推进分级诊疗制度建设的指导意见》、2016年《关于印发推进家庭医生签约服务指导意见的通知》,再到后来的《国家基本公共卫生服务规范(第三版)目录》,以及从中央到地方陆续限制、禁止输液,《基层中医药服务能力提升工程“十三五”行动计划》明确要求,“70%以上的村卫生室能够按照中医药技术操作规范开展4类以上中医药适宜技术”。
村医们一下子懵X了,越发的不适应了。公卫要做、健康档案靠“编”,这现在连打针输液都不让了,我们还能干吗?
不可否认,有一大批中青年村医顺势而为,快速适应。反观由“赤脚医生”演变来的同志们,对于这些改变的“不良反应”剧烈。养老问题、身份编制问题,成为了大家“怨声载道”的关键。只要一有新的政策出台,自媒体平台发布之后,粉丝评论大都一边倒的“呛声一片”。
了解了基层医生的演变过程,我们不难看出,中国基层医疗改革的不断推进,确实导致了一系列的“历史遗留问题”——村医身份
论据二:站在供给侧的维度看医改
除了“一带一路”传遍世界各地之外,还有一个词,估计连村里80岁的老大爷都耳熟能详,那就是“供给侧”改革。
2009年新医改的时候,大家讨论的都是“补供方还是补需方”。供需两方,无论向哪方倾斜,还都是“补”字当头。而“供给侧改革”的核心是“调结构、去库存”,从提高供给质量出发。最典型的故事,就是中国人都跑到日本买马桶盖,而国内大量马桶盖滞销。
从供给侧改革的角度出发,我们不难看出基层医疗改革中的“道道儿”。(以下言论极大可能会遭到一片骂声,笔者才疏学浅,列位口下留德)。
2014年6月,卫计委五部委《关于印发村卫生室管理办法(试行)的通知》(国卫基层发〔2014〕33号)中就明确提出,“原则上一个行政村设置一所村卫生室”,“原则上按照每千服务人口不低于1名的比例配备村卫生室人员。”每村1个卫生室,在后续多个政策中频繁出现。这说明什么呢?
不知大家从如下几个数据看到什么:
1、根据国家卫康委《2018年6月底全国医疗卫生机构数》报告显示,2017年6月,全国村卫生室的数量为638390家。2018年6月,全国村卫生室的数量为633476家。一年间,减少了4914家。
诊所数量由2017年6月的206849家,增长到了2018年6月的219427家。一年间增长了12578家。
卫生室数量减少,诊所数量增加,有城乡一体化“撤村并居”的原因,有农村空心化的原因,也有一部分村医想开了,脱离“体系”,自己单干开诊所的原因。
但大家有没有思考过,开办一家诊所需要哪些必备条件呢?
《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令(第35号)——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实施细则》第十三条明确规定: 在城市设置诊所的个人,必须同时具备下列条件:
(一) 经医师执业技术考核合格,取得《医师执业证书》;
(二) 取得《医师执业证书》或者医师职称后,从事五年以上同一专业的临床工作;
(三) 省、自治区、直辖市卫生计生行政部门规定的其他条件。
医师执业技术标准另行制定。
在乡镇和村设置诊所的个人的条件,由省、自治区、直辖市卫生计生行政部门规定。
笔者查了多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卫计部门的规定,也没找到有乡村医生证就能开诊所的规定。
所以不难看出,确实有一部分具有执业(助理)医师资格的村医去开诊所了。
2、根据《2017年我国卫生和计划生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数据显示,乡村医生和卫生员的总量从2016年的100万,下降到了96.9万。减少的这3.1万村医,有“退休”的,有转行的,也有开诊所的,反正就是逐年递减。
3、根据《第三次全国农业普查主要数据公报(第三号)》中的数据中,调查了全国31925个乡镇和596450个村(由于没有查到中国村级的官方数据,暂且以此数据为依据)。全国有将近60万个行政村。
回顾以上提到的三点关键数据
全国村卫生室的数量为633476家
乡村医生和卫生员96.9万
将近60万个村
不知大家是否看出了这几个数据之间的关系?咱们去零化整算一算。
政策要求每村至少1个村卫生室,至少1名村医。
1、全国60万个村,有63万家村卫生室。1村1个卫生室满足了;
2、97万村医除以63万村卫生室,平均每个村卫生室1.5个村医,满足了。
综上所述,已经表明了一个显而易见的结果:
为实现分级诊疗、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的规划,老一辈“赤脚医生”逐渐退休,一大批中青年村医补充进来成为中坚力量,这就是“供给侧改革”的一个典型体现,“从提高供给质量出发”,所以,也造就了村卫生室、村医数量逐年递减。
(笔者:很多人都说,村医减少,是因为年轻人不愿意去当村医了。但大家有没有从另一个维度想一想,如果上年纪的村医不退休,那年轻村医如何补充进来呢?)
论据三:站在村医执业身份看《规定》
村医的身份,一直是一个让人“拧巴”的话题。看了“论点一:村医的前世今生”,就能了解“半农半医”的身份,造成了村医身份的尴尬。
2004年1月1日开始实施的《乡村医生从业管理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令第386号)第二条中明确提出,“本条例适用于尚未取得执业医师资格或者执业助理医师资格,经注册在村医疗卫生机构从事预防、保健和一般医疗服务的乡村医生。村医疗卫生机构中的执业医师或者执业助理医师,依照执业医师法的规定管理,不适用本条例”。
乡村医生证只是一个“从业资格”,算不上“执业资格”。为什么这么说呢?执业(助理)医师证是通过考试,合格后由国家卫康委发证。乡村医生证一般是县卫生局发的,5年一换证。
《卫生事业发展“十二五”规划》中提出了,“加强村级卫生人员培养培训,逐步推进乡村医生向执业(助理)医师转变”。可让大都没有接受过高校医学教育的村医考执业(助理)医师谈何容易。
因此,2017年,《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加强乡村医生队伍建设的实施意见》(国办发〔2015〕13号)在提出“通过10年左右的努力,力争使乡村医生总体具备中专及以上学历,逐步具备执业助理医师及以上资格”的同时,增设了“乡村全科执业助理医师”这一只针对于在乡镇卫生院和村卫生室执业的医师考试。原文如下:
“在现行的执业助理医师资格考试中增设乡村全科执业助理医师资格考试。乡村全科执业助理医师资格考试按照国家医师资格考试相关规定,由国家行业主管部门制定考试大纲,统一组织,单独命题,考试合格的发放乡村全科执业助理医师资格证书,限定在乡镇卫生院或村卫生室执业。取得乡村全科执业助理医师资格的人员可以按规定参加医师资格考试”。
这个考试是“国考”,在国家医学考试网报名,全国统考。2016年9省试点,2017年24省试点,2018年全国推开。考过或者了解过这个考试的村医们一定有一个深切的体会,那就是“报名限制多,考试并不那么难”。
《乡村全科执业助理医师基本标准(试行)》中要求,报考资格按照“《医师资格考试报名资格规定(2014版)》中报考临床类别和中医类别医师资格学历要求的考生,具备《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及国家规定的专业、学历、工作经历要求。”
报考资格的要求甚至细化到了入学年限和专业。报考过的村医应该都为此纠结过,笔者这三年帮助村医备考过程中遇到最多的问题就是“我到底符不符合报名的要求,快帮我查查”。
笔者最深刻的体会就是,“这个考试不是你想考就能考”。一大批上了年纪、学历不够的村医都被拦在备考门外。其实,这还是“供给侧改革”从提高供给质量出发的体现。国家希望优秀的村医进入的同时,也在保证现有村医队伍的“高质量”,为分级诊疗、家庭医生签约服务铺路,更是为了守住中国医疗健康的最基层防线。
那么既然连乡村全科执业助理医师考试报名都拦在了门外,国家会让村医直接跳过,“纷纷”申请成为更高一级、更难考的执业(助理)医师吗?
小结:都在猜想,我也说说我是咋猜的
如果您一字不落的看到这里,我要由衷的表示感谢!无论您是赞同还是反对。
猜想:就算能申请,也是针对于那些优秀的村医
如果您要问我何出此言,那我劝您还是在往上翻到此篇文章开头重新看吧。
供给侧改革就是要让优质的资源最大发挥它的作用,让冗余过剩的资源逐渐被优质的资源所代替。
连乡村全科执业助理医师考试报名都报不了,直接通过申请成为执业(助理)医师,凭村医执业年限来标定一个执业资格,这未免有些太“儿戏”了。
村医能够申请执业(助理)医师,是为了加强乡村医生队伍建设的一种表现,鼓励更多年轻的医生能够加入村医队伍,为百姓健康服务。但是,如果当村医就能申请执业(助理)医师,那确实对经历了正规医学高校教育的医学生,以及经过不懈努力才考取执业(助理)医师的村医有些不公。
是否考试这事儿,从字面理解来说有可能不会考试了。但是,一定有一系列比乡村全科执业助理医师考试更严格的要求和限制,许可的评审机制、以及把握公平性原则的问题是怎样解决的,我们只能拭目以待了。
大家先别忙着欢呼雀跃满心欢喜奔走相告,冷静的思考一下,就算不用参加“医师资格考试”,也有一系列的评审、考核(没准比考试还严格)。《规定》中“申请”的机会也是留给有准备的、优秀的村医的。
只看到“申请”两个字就盲目乐观,那这就是“痴人说梦”了。
欢迎大家在文章评论中留言,大家共同探讨、学习。如果文中的哪些观点您认同,劳烦您点个赞。如果有哪些话说的不那么中听,还请列位多包涵。学生才疏学浅,这厢先赔罪了。
文中所表述内容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与医德帮无关。本文为原创,欢迎转载。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医德帮平台,原作者口石。
str1http://www.xxysw.com/thread-493-1-1.html
本帖为【乡下医生网】转载于网络,不代表本站观点!
【 官方QQ总群:259299076 交流1群:450054516 】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63 个回复

倒序浏览
问心无愧,随他去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非常赞同作者的观点!医生是经验的积累,是一个活到老学到老的 职业,当年的民办教师一刀切的转正带来了教学质量的下降,误人子弟。如果村医一刀切的转正,就不是误人子弟那么简单,那是人命关天,是对自己不负责,对他人生命的不尊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要不我崇拜你?行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黄金时代是在我们的前面,而不在我们的后面。

  
[ur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们从别人的发明中享受了很大的利益,我们也应该乐于有机会以我们的任何一种发明为别人服务;而这种事我们应该自愿的和慷慨地去作。 —— 富兰克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永远太远,我们都承诺不起。时光变换,若干年后,变了的恐怕不只是容颜。

  
[ur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呵呵,找个机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想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这年头,分不好赚啊  
[ur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